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0|回复: 1

坦克兵孙志明老兵的抗战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6 19:3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调整大小 QQ图片20180206185914.jpg

调整大小 QQ图片20180206185940.jpg
      
  



    今天接到孙志明老兵的儿子孙林发给我的信息: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汇到我父亲孙志明老兵账户的住院医疗救助金3906元和护理工资7200元都已到账。虽然父亲病重不治,但在生命最后阶段得到关爱和帮助,家属深切感谢。
      孙林特意委托我将他整理的这篇父亲的回忆文章公开发表。
      让我们一起深切缅怀这位英勇无畏的中国远征军坦克兵老英雄!



                         我的抗战经历
                                   中国驻印军装甲兵 孙志明

     1922年农历五月,我出生于安徽庐江县城。三国时期的东吴都督周瑜、清末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民国著名抗战将领孙立人都是庐江人,孙立人是我的同宗,论辈分我比他还长一辈。我父亲行医为生,1938年涨大水,我家把财物转移到一条小船上,不料连船带物一起被洪水冲走,家里一贫如洗,父亲后来逃难去河南,刚刚初中毕业16岁的我和我的一位姐姐都只能自谋生路。正在这时,新组建的中国陆军机械化学校到合肥招生,我和姐姐听说学校可免学费还管饭就都去报名,但学校不招女生,姐姐未能如愿,只有我被录取。正好遇上新四军也在招兵,还招收女兵,姐姐报名参加了新四军,我们姐弟俩经由不同道路走上了抗日战场。姐姐随军走了,可我却要到湖南长沙去报到入学。其他新生都可乘车去长沙,可我家里已没钱供我的路费,我只得孤身一人徒步从庐江出发,经过湖北、江西,渡过长江,一路流浪前往长沙。白天赶路,晚上找最便宜的小客栈投宿,庐江到长沙一千多里路,前后走了一个多月。到长沙后我在小吴门的一家“衡湘旅店”住了下来,店里老板娘看我可怜,千里迢迢来投军,免了我的住宿费,还让我洗了澡,吃饱了饭,我这才去学校报到。因为战火逼近,学校不久迁到广西柳州,又再迁到湖南怀化。抗战胜利后,我曾路过长沙,想找到这个旅店还上住宿费,可“文夕大火”已将老长沙烧毁,再也找不到那家旅店了。
    1941年,我在中国陆军机械化学校完成学业后,留在驾驶兵教练团任排附。当时,日本封锁了我国所有与外界的通商港口,抗战物资进入中国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被日军截断,盟国的对华援助物资只能通过驼峰航线运到中国来,但运力不够,中国抗战物资奇缺,国难当头,民族危亡。
    1943年秋,我们奉命远征加入中国驻印军(原中国远征军),打通从印度经缅甸到中国的公路。我们从湖南洪江寨头村出发赶赴云南昆明,乘坐运输机经驼峰航线飞越喜马拉雅山脉往印度。我们的口号是“飞出去,打回来!"在飞机上,我们身着单衣,冷得瑟瑟发抖,抵达印度汀江机场后,一下飞机又热得汗流浃背,真是冰火两重天。随后,部队再转乘火车至雷多,经体检换装后,又乘车到达蓝姆伽集训。南亚的印度酷热无比,我们在战车中每次训练归来都全身汗透,鞋子里可倒出汗水。我们不但经历了高强度的战车训练,同时也承受了高温历练。
     1943年12月,中国驻印军战车第一营装备完毕,由赵振宇任营长,赵志华任副营长。这是当年中国驻印军战车部队中唯一参战反攻缅北的一个战车营,装备的是54辆美式M3A3坦克。我在该营下辖的本部连(连长韩德明)搜索排任第一组组长。
    1944年1月中旬,部队开拔,进入缅甸野人山,在山上过了当年春节。全体官兵怀着共同的决心"打通中缅印公路,开辟援华物资交通线",怀着共同的信念"反攻缅北,打回祖国"。为了避免正面日寇的炮火杀伤,我军从新平洋左翼大森林里迂回过去,直捣缅甸瓦鲁班日军18师团后方。一路上,我们披荆斩棘克服重重险阻,缓缓而行,途中有一段路特别险陡,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绝壁,战车通过时要靠后面的车用钢索拽着,一不小心就会摔得粉身碎骨,我们叫它“鬼门关”。经过一个多月的开路推进,终于通过了野人山抵达新平洋附近。
    3月3日,我们奉命迂回打击日军第18师团,切断孟关至瓦鲁班日军的补给线。我参加了这一战役。当时我的坦克执行搜索任务首先到达瓦鲁班,在那里发现两辆未及逃走的汽车,再往右边一看:散落在路边有不少饭锅饭盒,并且饭盒里的饭竟是热的。我们迅速辨清了日寇的逃遁方向,一个转弯向左方驶去。就在这个时候,从坦克里的报话机上传来消息,战车三连增援上来了,大家遂一齐奔袭河边。当我们的战车群突然出现在日军阵地前时,敌人极为震惊,双方展开了激战。我们的坦克从河堤缺口涉水强攻。对岸日军根本没想到,急忙集中火力封锁河面。我的坦克刚进入河床,就遭遇日寇反坦克炮的猛烈射击,我们马上发现日寇反坦克炮的火力点,所有坦克炮塔上的平射炮都向日寇火力点压去。这时原是寂静的森林,顿时变成一片火海。我们的战车登上对岸,加大油门,横冲直闯。日本兵像兔子一样四处逃窜。我们只要看到敌人的土包工事,就一炮轰去,打得土崩人飞。一些日本兵被我们的战车撵得在地上滚的滚、爬的爬,被坦克履带碾成了肉泥。连续数日的战斗,我军步兵和战车协同打击敌人,于9日攻占瓦鲁班。肃清残敌打扫战场时,战友们还找到了日军第18师团慌乱撤退中遗弃的司令部关防大印。这一天是印缅战场的转折点,从那以后日军第18师团节节败退。     
    此战之后,我被调到战车第一营第二连(连长詹海蟾)第三排任排附,另一位排附叫张喜亭。  
        
    1944年4月11日,日军第18师团主力退至南三河南岸,北岸仍有部分兵力进行顽抗。上午10时战斗打响,敌军炮弹不断从我方战车上方呼啸而过。赵营长命令:“战车第二连为尖兵连,二连三排为尖兵排,三排16号车为尖兵车,到达步兵指挥所取得联系后,继续前进。"我作为二连三排16号车车长接到命令后,迅速跃进车内,向驾驶员、射手和副驾驶交代情况。作为尖兵,我战车一马当先,猛加油门,率先向南三河驰骋而去。我在与前沿阵地的步兵指挥所联系上后,了解到前方步兵已用一块黄色胶布铺在地上作为标记,标记线外五百米左前方有一楼房为日军火力点,挡住了步兵前进的道路,再往前则进入隘路,隘路前便是南三河。连长詹海蟾一声令下,坦克群再度轰鸣前行,我的尖兵车奔驰在纵队的最前面。当我战车通过那块黄色地标前行两分钟后,左侧果然出现一栋楼房,詹连长立即下令所部坦克摇转炮塔对准楼房猛击,不一会,这座被日军作为火力点的楼房被轰塌。战车第二连在到达隘路时暂停前进,由我尖兵车继续向前探查前方情况。我在仔细观察情况后,通过无线电报告詹连长:"大老板!大老板(连长的代称)!我是16号老牛!我是16号老牛(坦克的代称)!前面是河床,可涉水渡过,河对岸只有一条路,路上可能有反坦克地雷,我想用炮弹将它摧毁。"詹连长立即回复:"16号老牛!16号老牛!我是大老板!我是大老板!你的话我听到了,同意你的意见,马上执行。"听到回复后,我立刻拨转车内通话控制器,向射手覃怀宣下达命令。顿时,我的坦克向河对岸唯一的道路上连续炮击,引爆了日军埋设的反坦克地雷,接连发出几声巨响,硝烟和尘土冲上天空,战车趁机向前疾驶。在出隘路进入河床在鹅卵石上奔驰时,敌人向我们疯狂地炮击,我的尖兵16号战车不幸被炮弹击中,驾驶员小龙当场阵亡,我们其余三人都受伤,我的右脚膝盖皮开肉绽鲜血淋漓。13号战车继续冲了上来,但也被敌炮击中。后续的战车第二连的坦克接连不断地冲了上来,冲向彼岸,压住了日军战防炮的火力点,攻占了南岸。步兵随后跟进,战至傍晚,南三河被我军收复,步兵指挥所也移至南三河南岸。
    再说当时我们负伤后,16号战车动弹不得,成了敌军炮击的活靶子,随时都有车毁人亡的危险。这时无线电里传来詹连长的呼叫:"16号老牛!16号老牛!命令你们赶紧跳车!"我和战友掀开顶盖,不顾一切地从车内跳了出来,还有一位战友因伤重没能跳出。可我们刚一跳出战车,我的一位战友就被日本兵的狙击手打死了,我的腿负伤跑不动,生死关头,詹连长的战车冲上前来,把我拖进了他的车内,这才保住了我的性命。可我进入他的战车后,仅供4人乘坐的战车塞进了5个人,因为开炮的后坐力会伤人,火炮无法射击,只能用作詹连长的指挥车。
    战斗结束后,我被送往后方的美军医院治疗腿伤,享受到了当时国内难有的医治和休养。我因此战立功,获得一枚军功章嘉奖并晋升为中尉排长。
     1944年5月,缅甸进入雨季,中国驻印军战车第一营从前方临时机场空运回到印度的雷多,后乘火车转往布拉普特拉河边整训,河对岸即为祖国西藏察隅地区。经过三个月的整训,缅甸雨季已过,中国驻印军战车第一营奉命参加第二期反攻缅北作战,我也伤愈归队。8月,在密支那战败的日军已陆续向八莫方向撤退。战车第一营得知后,下达追击任务命令。我们的部分坦克为了减轻重量快速追击,将炮塔部分拆卸下来,装载一挺重机枪,改为敞开式装甲车使用。这一改,车轻速快,视野开阔,我们的重机枪在追击敌军时也大显威风。12月中旬,八莫被新38师攻克,我战车部队又奉命追击日军突围的残敌。当我们的战车追至伊洛瓦底江边时,将因江水过深无法过江的日军残部冲撞碾压,大批日军惨死在我们战车的履带之下。
1945年1月27日,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在芒友胜利会师,遂使一千多公里长的中缅印公路全线通车。终于实现了我们奉命远征时“飞出去,打回来"的愿望。从此,陆运空运齐头并进,给国内正面战场以有力支援。
        (孙志明老兵的儿子孙林根据孙志明先生生前口述和已发表的文章整理)
                                  2018.1.2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6: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志明老兵的这张老照片来自不易。孙志明老兵抗战胜利后退伍,娶长沙姑娘为妻,到长沙落户,以开汽车为职业。他后来在长沙市煤炭公司汽车队开车运煤,因为精通车辆和发动机构造,什么毛病到了他手里都能修好,成了汽车队的修车能手。加上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后来当上了汽车队长。但因为参加过旧军队还当过中尉连长的历史原因,“文革”中受到严重冲击,抄家、挨批斗。这张老照片因为有旧军队的帽徽被作为反革命罪证被抄家抄走的,剩下没有被抄走、与历史有关的东西,为避祸被家人付之一炬。始料不及的是因祸得福,“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这张照片劫后余生得以退还,成为孙老那段青春年华的唯一见证。虽然照片已经发黄,虽然有了折痕,但照片中青年军官的清澈目光穿透几十年的烟尘,那是抗战军人的青春吐芳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关爱抗战老兵网 ( 湘ICP备14002787号-7 )

GMT+8, 2018-8-16 00:59 , Processed in 0.1417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