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21|回复: 6

安徽省舒城县发现第一军黄埔抗战老兵王昌炽(已核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5 21: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姓名:王昌炽【原名:王启超】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1920年11月12日
家庭住址:安徽舒城县
婚姻状况:已婚,老伴张到芳与王昌炽同年,身体一般
身体状况:患有胆囊炎、胆结石
子女情况:3女1子,有1女去世,子女均务农
经济状况:一般或困难。有优抚金每月600元,养老金每月55元。
入伍经历:王昌炽老人姊们7人,兄弟3人。民国27年日本人占领合肥,祸害百姓。民国28年9月,老人自愿入伍到安徽省保安团第4团辎重营当文书【当时保安团住在老人的家中,舒城九井乡九井村】。部队里教简单日语,面对走访的志愿者,老人还跟我们讲了几句日语。
    10月中旬,日本鬼子已占领霍山漫水湖【现为漫水湖镇】,因漫水湖是交通要道,上级要求我们要把漫水湖抢回来。这次战斗很惨烈,双方伤亡都大,鲜血把漫水湖湖水染红了,岸上到处是尸体,水里漂的也是。从拂晓战到天黑,终于把日本鬼子打退了。等到战斗结束,桂系的增援部队才赶到。
    11月份,部队支持我上军校。我就从金寨步行20天到洛阳,由洛阳转火车去西安城南20公里的王曲镇七分校报道。七分校教育长陈继成,我被编入黄埔17期1大队9总队,步科。民国31年毕业,派到第一战区(司令员胡宗南)第1军(军长张卓)第1师(师长黄正诚)2团(团长王亚武)迫击炮连(连长高春喜),当技师,负责维修枪械。
    民国32年,参加中条山战役,老人的脚、腿、背部等均有负伤,”我的腿被子弹击中血流不止,直至战斗结束,手术取出子弹住院数月。我们部队去2000多人,仅70人左右生还。”
    1949年,在四川韩城起义,加入解放军第1师(师长李振新)第2团,任少校营长。1950年回家乡,在大集体餐饮业工作,后倒闭失业,务农至今。

走访人:舒城义工5位,吴家颍,吴勇,孤独海,唐殿智,朱洪宝
记录人:朱洪宝
走访时间:2014年7月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2 22: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看不到,只能点进你的相册去看了。老人是改过名字?毕业证书和遣散证明上的名字都 是“王启超”
舒城属六安,六安设有团管区。保安团这种没办法核对了,有第四团,但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驻哪里、打过什么仗。
虽然是有毕业证书,不过黄埔七分校教育处长没看到有姓陈的啊?
第一军属第34集团军是第八战区的,集团军司令是胡宗南。加入第一军时是42年年中,张卓是当年4月继任的军长。不过黄正诚是45年抗战胜利后当的第一师师长,42年的第一师师长是李正生,两任之间还有一位师长。
中条山战役不是41年的嘛……?
四川没查到韩城这地名,倒是陕西渭南市有个韩城市,在陕西与山西交界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18: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YC焰辰的点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3 04: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用问了,他说的是陈继承。老人家所述很多误差,但基本上能对得上,无碍其身份的认定。确认老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3 19: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冒泡 于 2014-9-13 19:33 编辑

有毕业证可以确认抗日老兵身份;致敬!
但黄埔军校七分校教育长叫啥名字有错误,可能是老兵记错了,但是可以参看毕业证书材料更改过来么?和成都本校混淆了~
黄埔毕业学员全部都有名录;并且政协统战部门都有发证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6 1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谐的俩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2-8-31 12: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启超抗战简历自述

       余原名王昌炽,学名王启超,出生于1920年农历11月25日。妻子张道芳,亦在同年农历12月12日出生。余在十八岁时,本县伏虎寺初中毕业。于1938年,日寇侵犯我省。合肥、舒城相继沦陷后,又打通安合路,在舒桐交界大小关于国军一场激战(四川杨森部队)。当时敌强我弱,终于安庆失守,本地老百姓都发了难民证。当时,省保四团驻防九井镇,该团机炮连连部住在我家。该连部缺文书,连长劝我入伍当文书。因为我是兄弟三人,马上就要抓我壮丁了,不如我自动去参军。于该年农历九月入伍。十月,我团奉命收复霍山县漫水河镇,一场惨酷的攻守战开始了。后因桂系部队一个营增援及时,漫水河镇(被)我收复了。但该镇街道巷口,双方死人尸体堆集如山,血流成河。我初次见了战场惨酷的景象,实在令我心惊胆寒。十一月间,我团开往六安毛坦厂镇整补。此时,适逢安徽省军区司令员李国斡将军,为陕西西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西安第七分校要在沦陷区、省招收流亡学生入伍。此时,我觉得机会来了,便请假通过敌封锁线(平汉线驻马店),约20日,抵达洛阳后,乘火车闯潼关,终于抵达达西安南约四十华里王曲镇(第七分校校本部)。经考试及格,编队入伍。开始入伍生训练,六个月后复考试及格,才升为第一军官期训练;复考及格,再升到第二军官期训练。三个训练阶段完成了,即做野外战术作业:野战演习、实弹演习、战场心理演习。训练结束,由校主任(胡宗南)亲自举行阅兵仪式。我第九总队毕业典礼,请蒋校长还亲自到现场主持典礼仪式。后即分发毕业生到各部队任少尉见习官,我们18位同学到驻防前线的第1师任少尉见习。我分在步兵第1团迫击炮连任见习,为期半个月。我的排长是黄埔16期同学,即被驻风陵渡日军枪杀了,为国捐躯,为民族尽了大孝。此时,我便接了他的实职排长缺,毛一飞同学虽死,迄今仍留芳百世。
        民国三十二年,我调升步三团五连中尉排长。此时,该团奉令渡黄河赴中条山抗行反扫荡任务。此时敌强我弱,众寡悬殊。我团一进入中条山就被日寇屡次包围,我军只好突围而出。经五次突围,我军死亡、被俘待尽。当时,我右胯部中了敌沖锋枪弹,左腿肚又负了轻伤。扶了木棍,还要完成指挥作战任务。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复经过四次风险,棉布衣角打破了、背的雨伞打断了、皮鞋头打通了,最后一次,骡子弹药箱把我冲倒了,骡子被炮弹炸死了。古语:“死字顶在头上,成功握在手里”,终于被我突围出来了。
        民国三十三年夏季,日寇报原机谷两个师团进狂我豫西。我三十四集团军所属第九军、第三十六军、第一军布置三道防线。黄河三门峡为我第九军防区,灵宝县为我三十六军防区,潼关外闵乡县貌(?)镇一带为我第一军防区。当时敌强我弱,第一道防线因弹尽援绝陈地失守,第二道防线相继失守,但日寇虽突破我两道防线,其伤亡也很惨重,士气低落。进攻第三道防线时,我全军将士誓死捍卫与阵地共存亡,在闵乡县貌镇一带,一举将日寇歼灭。残余日宼向洛阳败退。我军胜利了!保卫了潼关!保卫了西安。
         民国三十四年公历九月三日,侵华日军总指挥官岗村次宁宣布无条件投降,向我政(中华民国政府)投降。九月九日,日本首相日葵率代表团飞往重庆。国民政府举行投降签字仪式,从此二次大战告一结束。
          本人自1938年9月参军,当时在保四团机炮连任文书。该团于10月间奉令收复霍山县漫水河镇,这是我初次参加一场惨酷的战役。11月间,我投考黄埔军校,毕业后即分发到国军第一师,初任见习,历任排、连、营长、正副营职、营作战副官、团部作战主任等职。于1949年冬季,我三十四集团军奉令投降,放下武器。于当时在四川德阳、广汉、成都一线接受第一野战军先遣司令员周士第将军监收编遣。由于我是校级军官,当时不好安置。而且命令我照顾阵亡同学暴召侃家属李月蓉,并三个小孩返回合肥。因此误了我重返成都时间,遣散还乡是接管处的处理。从此,十二年之戎马生涯告一结束。
               2014年8月1日
志愿者附记:老人珍藏有民国31年7月的黄埔学校毕业证书;老人2016年获得了政府颁发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现在每季度获得深圳龙越基金会900元的致敬礼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关爱抗战老兵网 ( 湘ICP备18022032号-1 )

GMT+8, 2022-9-27 13:41 , Processed in 0.06066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